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我是老师的狗奴
我是老师的狗奴
这是我住进女老师家的第一个周末的早晨,我虽然已经醒了,但还是卷曲着身子不想起来,在沙发上睡懒觉也是很舒服的。女老师身穿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袍,赤脚穿着那双粉红色的高跟拖鞋,如藕节般白嫩的脚趾在鞋端裸露着,脚趾甲涂了桃红色的趾甲油,乌黑的秀发散披在肩胛上,脸上睡意还未退尽,一副懒散的样子中充满了女性成熟的柔美和雌性丝袜湿的情骚。我躺在沙发上偷眼看去,被女老师这种无限诱人的性感姿态惊呆了,我如痴如醉地从沙发上滚落下来,匍匐着向女老师的脚下爬去,大张着的双唇终于吻到了女老师的脚趾,顿感满嘴芬芳浑身筋舒骨酥,只可怜肚子下一根硬硬的肉棍顶在地板上被压得生疼。女老师稍停片刻,让我吻完她的双脚之后,轻移秀莲在沙发上坐下,柔声问我:“乖狗,晚上睡得还好吗?”
  我跟着女老师的脚步爬过来,“睡得很好,谢谢老师关心,不过……我一个人感到有点孤独……有点想老师……想老师的脚——脚趾头”我吞吞吐吐地说。女主人慢慢抬起一只脚,把脚趾塞进我的嘴里转了转,又用脚掌抚摸着我的脸蛋说:
  “乖狗,你要是表现好,今晚我就让你睡到我的卧室去。现在先去把我这个星期换下来的内衣洗了,然后再来伺候我。”我心中暗喜,看来不用再睡沙发了。我高兴地爬进女老师的卧室,阿苍还在睡觉,我小声地问他:“阿苍,老师换下来的内衣放在哪里呀?”阿苍闭着眼睛回答:“在床头柜里。”我打开床头柜一看,啊——太妙了!女老师这一个星期穿过的丝袜、乳罩和三角内裤都展现在我的面前,我就象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,一头扎到女老师的一堆丝袜、内衣上,鼻子嗅、嘴巴咬、舌头舔一阵乱忙,真的好过瘾啊……。这时阿苍也起床了,看着我兴奋的样子说:“阿黄,老师的内衣就让你负责了,以后有你开心的时候呢,现在赶快拿去洗吧,否则老师看你干活慢要挨打了。”听阿苍这么一说,我便把女老师的三角裤一条条地套在头上,把乳罩挂在脖子上,再把丝袜叼在嘴里,得意洋洋地爬向卫生间,在经过客厅时还故意摇晃着脑袋让女老师看,老师看了开心地用手指点着我,掩面而笑。
  在卫生间里,我先用舌头将女老师的内衣、丝袜都舔了一遍,然后放在洗脸池里用手仔细地洗干净、晒出去。这时阿苍已准备好了早餐,伺候女老师坐好后,便象以往那样端着饭碗跪在老师面前请老师向碗里吐口水。阿苍谢过老师之后才从地上起来坐到椅子上吃饭,并回头叫我:“小狗,吃饭了。”我还沉浸在为女老师洗内衣、丝袜的兴奋中,听到阿苍叫我吃饭,才感觉有点饿了。阿苍一直叫我“小狗”,我也习惯了,因为他毕竟是女老师的丈夫,而我也只配给女老师当一条狗。我爬到餐桌下面拿起自己吃饭用的盘子,跪在老师脚下高举着,也请女老师往里面吐口水,可是女老师半天也没理我。我忍不住乞求道:“老师求您赏给我一口您的吐沫吧!我饿了……”。老师瞪了我一眼说:“你还想吃饭?就那两件衣服洗了这么长时间,干活这么慢,今天没你的饭吃。”我一听就傻了,眼里含着泪向女老师乞求:“老师――我求求您了,以后我一定好好干活,求您给我一口饭吃吧,我真的肚子饿了!”女老师又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今天的早餐就是我拖鞋的鞋底,去吃吧。”说着女老师便把钩着拖鞋的脚举到了我的嘴边,我伸头刚要舔,老师又收回脚,说:“我这样抬着脚让你舔,想累死我呀?你给我趴到桌子底下去!”我只好趴到桌子下面,女老师翘起一只脚,又说:“只许用嘴,不许用手,更不许把拖鞋从我脚上弄掉了!”那只粉红色的高跟拖鞋在女主人的脚尖上吊着,随着女老师脚趾一动一动地晃悠着,我俯下肩膀伸长了脖子昂着头,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舔着女老师的鞋底,生怕把鞋弄掉。虽然我很喜欢舔女老师的高跟鞋,但肚子还是饿得咕咕叫,想吃口点心又不敢跟女老师要。女老师与阿苍边吃边说着什么,显得很温情,阿苍不时地说出一两句话,会逗得老师很开心地笑。我趴在桌子下面不敢插嘴,只是默默地舔着女老师的鞋底,享受着属于我自己的那一份快乐。终于,女老师和阿苍吃完了。女老师低头问我:“黄黄,你吃饱了没有?”我回答:“老师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“怎么,我的鞋底味道不好吗?”女老师又问。“不、不,老师鞋底的味道很好,可是我越舔越饿,求主人赏给我一点饭吃吧!”我向女老师乞求道。“你这只臭狗,干活不多,要求倒不少。”老师骂了我一句。我跪在桌子底下连连给女老师磕头,并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乞求着:“求求您了……我的好老师……求您可怜可怜我吧……我真的好饿!我愿意一辈子做您的狗……求您不要饿死我呀!我的老师啊……求您把您吃剩下的赏赐给奴才吧……!”女老师被我求得心软了,叹口气又骂了一句:“真是一条贱狗!”我忙接口说:“老师骂得对、骂得好,我是老师的贱狗,是老师脚下最最下贱的贱骨头!”女老师踢了我一脚骂道:“讨厌、真讨厌!好吧,我刚才吃剩下的就赏给你了。”“谢谢老师的恩赐,老师的恩德奴才将永生不忘!”
  我连忙向女老师谢恩,并把饭盘高高端起。女老师将她咬剩下的小半块面包、杯子底里剩下的一口牛奶、半个没有全吃干净的咸鸭蛋壳和掉在桌子上的面包屑,以及女老师吐在桌子上的香肠皮、榨菜筋和红枣皮,统统用筷子刮拔到了我的饭盘里。我充满感激地给女老师磕了一个响头,又用双手捧着女老师的脚深深地吻了一下,以表示我对女老师的感恩之情。老师带着满足、幸福的微笑离开了餐桌,我则满怀感激,卑贱地品味着女老师赏赐的虽然吃不饱、却很“丰盛”的早餐。
  我吃完后便在厨房里收拾餐具,女老师和阿苍在客厅里说着话,商量今天这个周末怎么过。难得今天老师和阿苍都没有什么事,能真正轻松一天。只听女主人说:“阿苍,今天陪我去逛逛街吧,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去商店了。”阿苍说:
  “好啊,就去街上转转,夏天到了,应该给你买几件衣服。”女老师又说:“把黄黄也带上吧。”阿苍有点不高兴地说:“他去干什么?不太方便吧!”女老师柔声地说:“就让黄黄一起去吧,叫他给我们拿拿东西也好,有条小狗跟着也热闹一点,好吗?”阿苍不太情愿地点点头:“好吧,反正我也是你的狗,一大一小带两条狗你好威风啊……”阿苍的这句话把女老师逗的哈哈大笑,女老师边笑边吟出一句苏轼的词来:“老娘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二狗逛街忙。哈哈……哈……”女老师的笑声如贝多芬第九交响曲《快乐颂》一样欢快悠扬。我和阿苍都被老师的风趣感染了,我从厨房跑了出来,扑在女老师的脚下象发情的小狗一样在女老师的脚上、小腿上乱咬乱舔;阿苍也情不自禁地跪在女老师面前“汪、汪”地学着狗叫,我一听阿苍学狗叫,便象比赛似地也“汪、汪汪……”
  地叫了起来,一时间家里“犬吠”声声,女老师左右手分别抓着我和阿苍的头连连摇晃,更是笑得花容飞颤。一主二“狗”都沉浸在虐恋的欢乐之中……。
【完】